2013 SIHH:帕瑪強尼鑲嵌細工工藝時計

以鑲嵌細工闡釋音樂之美 —— 這是帕瑪強尼 (Parmigiani)給自己的挑戰。今年,帕瑪強尼推出三款令人驚艷的作品:兩款Tonda Tourbillon陀飛輪腕表和一款座鐘。表盤勾起人們對音樂藝術世界的想像,從此卓越有了新標準。

2013 SIHH:帕瑪強尼鑲嵌細工工藝時計
帕瑪強尼Tonda Woodrock (英國版)  

為了展現繽紛、天然的音樂活力,帕瑪強尼首次採用精緻、細膩的鑲嵌細工工藝。這是一種真正古老的工藝,主要是在木質的平面上進行鑲飾裁剪和組裝,以構造出極為精細的裝飾效果

各種色彩和鑲嵌細工馬賽克式的拼接令每一款時計的音樂氣質怦然躍現,彰顯了這家以弗勒裡耶為起源地的製表品牌長久以來對現代音樂文化的矢志支持。

三款時計不僅展現了卓越的製表工藝,也體現了帕瑪強尼無限的創造力。它們表達帕瑪強尼對推進這一珍稀古老手工藝術的虔誠決心:保護並傳承傳統藝術工藝始終在瑞士製表業中佔有一席之地。

2013 SIHH:帕瑪強尼鑲嵌細工工藝時計
帕瑪強尼Tonda Woodrock (英國版)

Tonda Woodrock

具有標誌性意義的全新Tonda Tourbillon陀飛輪腕表在表盤上呈現有史以來帕瑪強尼第一次應用的鑲嵌細工工藝,兩種款式可選,均獨具特色、絕美驚艷。其創造性和果敢大氣讓人歎為觀止。

帕瑪強尼設計師們的創作主旨在於:讓時計像文學作品一樣,生動地、非常規地描繪出一種音樂場景。

2013 SIHH:帕瑪強尼鑲嵌細工工藝時計
帕瑪強尼Tonda Woodstock (美國版)

吉他是一種與木料鑲嵌細工有著天然聯繫的樂器,設計師們決定以英國國旗和美國國旗圖案作為時計設計的背景靈感,以此向這兩個搖滾樂史上最具影響力的國家致敬。Tonda腕表的陀飛輪裝置好似吉他的音箱,陀飛輪複雜裝置規則振動產生的效果,彷彿使吉他就有了生命,兩者之間巧妙的聯繫使得音樂與製表藝術就此融為一體。

每一個經過鑲嵌細工工藝雕琢的表盤都包含50多塊染色木料,經過10天辛勤努力打造的成果。這些木料經過竭盡心力地設計、裁切、組裝,然後才能達到肉眼看來平滑無比的平面。

Tonda Tourbillon的兩個款式分別名為Tonda Woodrock (英國版) 和Tonda Woodstock (美國版) —— 這兩個自成一格的表款堪稱聲圖交融的範例,它們用超凡的製表工藝彰顯音樂的無國界。

2013 SIHH:帕瑪強尼鑲嵌細工工藝時計
帕瑪強尼Blue Note 15天座鐘

銀質的15天座鐘最初於2011年面世,流線型的外觀完美烘托了各種修飾的出色品質。通過將動力存儲指示置於發條盒上以及展現帕瑪強尼公司的專利發明 —— 馬爾他十字 (Maltese cross),這款座鐘向我們展示了其在技術與藝術上的雙重卓越。

作為對音樂稱頌之舉的第三款時計,這款座鐘還少不了最後一道複雜工藝:表盤的鑲嵌細工。

 鑲嵌細工設計的靈感來源於荷蘭畫家彼埃·蒙德裡安 (Piet Mondrian),他以交叉線條和不同色塊相組合的壁畫而聞名。這些網格線以及各種色彩組合令蒙德裡安的作品散發著音樂氣息,堪稱音與像交融的範例。

這款座鐘的表盤採用蒙德裡安十分喜用的“對不同平面進行劃分”的設計風格,也採用了同樣的“對各種主色調進行生動組合”的手法,這些都令座鐘呈現弦外之“音”。喇叭、低音提琴、鋼琴,三款樂器在表盤上爭奇鬥艷,但這樣的華麗三件套卻是“半遮面”,重點不在這裡。樂器本身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樂器產生的音樂,從生動背景畫中升起的音樂。

鑲嵌細工藝術

鑲嵌細工是一種令人肅然起敬的古老藝術,在生活中已不常見。

鑲嵌細工的工藝過程主要是在木質平面上裁切出一些鑲飾並進行組裝,從而創造極為精緻的裝飾效果。鑲嵌細工工匠們往往被當作傢俱師進行培訓,他們勤奮刻苦、手藝精準。從最初在紙上畫草圖到最後打造出足以顛覆最初設計的壯觀馬賽克式拼接 —— 鑲嵌細工藝術的眾多高技術性工序他們都瞭如指掌。

鑲嵌細工工匠的工作從臨摹原始設計開始,他們使用專用工具 (Rotring繪圖筆) 仔細繪出每一個元素。這種臨摹工作是鑲嵌細工的基礎,由此可以確定各設計組塊的尺寸和輪廓。

接下來鑲嵌細工工匠在紙上翻印出十份或更多份設計摹圖,他們將利用這些摹圖裁切出各個不同的設計組塊。在為這個關鍵性的裁切階段進行準備時,工匠要進行木料的挑選,挑選標準涉及木料的顏色和表面,然後將精挑細選出來的10片木料堆在一起。將這些木料用釘子牢牢釘在一起,再將要加工的臨摹圖粘到這堆木料的最上面。用鋸片沿著臨摹圖的界線小心裁切,從而得到10個具有相同造型的木質組塊。即使需要的只是一個木質組塊,鑲嵌細工工匠也總是用一堆木料進行裁切,然後只保留10個組塊中裁切得最成功的那一個。每一個設計組塊都要經過這道工序,哪怕各個設計組塊之間只有很細微的差別也要對每個組塊都按照這一整套工序進行裁切,有多少差別就有多少不同的木質組塊和多少不同的顏色。

一旦最後一個組塊裁切完成,似乎也就沒有更複雜的工序了,這時工匠要開始組裝設計組塊了。然而,就是這最後一步其實也並不簡單,也往往有出人意料的“驚喜”出現。儘管整個加工過程都嚴格遵循尺寸,但當到達木塊組裝階段時,工匠可能還是會發現極小的錯誤或礙眼的小裂縫,於是整件作品都毀於一旦。工匠必須從頭開始,按照所需修改再次耐心地臨摹、裁切。

從事鑲嵌細工這個工作既要堅持又要精準,即使最微小的細節也要深思熟慮,同時還要不忘統籌全局。一切都因為鑲嵌細工的成果在最後一刻才會顯現。此時,每一個組塊都完美嵌入屬於自己的位置,作為整體的一部分發揮自己的作用。

標籤:【2013SIHH】+【帕瑪強尼】+【Tonda系列】+【鑲嵌細工工藝】+【陀飛輪】

本篇發表於 腕錶鑒賞 並標籤為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